武林雨潇潇

第六十章 迷香

一个引体向上,脑袋伸到二楼地平面,刚好能够扫视二楼田氏姐妹房间一层。

为了不让二楼上的不速之客看到,他双手一攀,两脚向上一缩,躲在走廊角落挨立柱的地方,紧紧贴在角落墙壁上。

只见在田氏姐妹房间外窗子下有两个人,一个倚在栏杆上,可能是在放风。

另一个已经摸到了窗子下方一个角,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,向放风之人打了个手势,放风的人从衣兜里掏出一物,抛给了窗子下方之人。

窗子下方之人左手将衣服撩起,将手中之物藏在怀中,轻轻一划,将手中一件物事点燃,刚一点燃,又“卟”一声轻轻吹灭了,只剩下一点火星。

就在这两秒钟,借住火红的光,沈浪看清了,刚刚点燃东西之人正是刘源,他的络腮胡特别明显。

沈浪正想看他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,好立即出手。

见刘源将有火星的东西,慢慢向田氏姐妹所住房间窗子伸去,这显然是一支迷香。

沈浪正要出手,这时从栏杆下方出现一道黑影,如鬼魅一般从刘源身后掠过。

刘源一声“咦”,手中的带火星之物已然不见。

原来他手中带火星之物,已经到了形如鬼魅之人手中,此人得到火星之物后跃下栏杆,也如一团棉花一般没有任何声息。

沈浪从鬼魅之人拿走迷香,到跃下栏杆一整套动作,知道此人的轻【】功不在自己之下,应该在自己之上。

奇怪的是此人跃下栏杆后,并不急于逃走,而是故意在正面顿了片刻,好像是不知道向什么方向溜走。

刘源和他靠栏杆的同伙见状双双跃下栏杆,追了过去,沈浪看他们已经过去了十多丈的距离,也跳下栏杆尾随过去。

此人故意顺围墙小跑,让刘源和同伙感觉马上要追上的样子,一直到了西边黄桷树村庄后面小山紧挨的四合院。

找了一处相对较矮的围墙,才双手一攀墙顶,敏捷地翻了出去,刘源两人到了矮围墙处,也是用双手攀住墙头,翻越了出去,只是动作比较笨拙。

沈浪到了此处,不敢马上翻越出去,怕被前边的人发现。

他等了两三秒钟,等这三个人又有十多丈距离了,才纵身而过。

这前边三人一出得围墙,脚步声就沉重多了,沈浪不敢放开追,只得展开轻功,尽量做到没有声音追击。

不一会儿,前边三人上得一小段土坡,进入黄桷树旅店后方黄桷树林,沈浪也跟着跃上土坡。

进入黄桷树林,这前边形如鬼魅之人,手中的迷香一直在手上,并没有弄丢,而且迷香还一直点燃的。

在他逃走的过程中,手中的迷香不停在前边晃动,或明或暗,就像一只萤火虫在前边飞舞带路,特别是配以此人的灵活妖娆身姿,在夜空中煞是美丽。

沈浪初步判断,此人又是千手观音阴三娘,但不知为何她只是将刘源及同伙引离田氏姐妹房间,并没有对这二人进行打击。

思忖间,阴三娘加快了速度,两个闪身进入一片坟地,也是一个小丘,这里地势开阔许多。

刘源二人也加快速度追进坟地,坟后有一根高大的黄桷树,阴三娘飞身上了那棵黄桷树。

沈浪以为阴三娘要从树上飞身而下逃走,于是也加快速度追进坟地。

他刚进入坟地,刘源看阴三娘要逃走了,立住闷声喝道:

“有种不要跟老子躲猫猫,站住!”

“你也配,嘿嘿,不和你玩了,你要的东西给你,接着。”

话未说完,阴三娘突然回头将手中的迷香,向刘源扔了过来。

可扔得很高,且扔的方向和位置就是朝沈浪所站的地方。

前面二人本能一躲,迷香落在了沈浪脚下。二人一回头,看见了沈浪,两人同时吃了一惊:

“你……?”

沈浪还来不及搭话,千手观音阴三娘趁机跃下黄桷树一闪不见了。

刘氏兄弟二人,没见到阴三娘,正四处寻找。

转过头来,眼睛跟随迷香的的一点火光走,迷香正好落在沈浪脚下。

刘源二人一回头正好看见了沈浪,说了声“你”,阴三娘趁机逃走了。

沈浪也认出来了,另外一个是和刘源同行的刘氏兄弟,具体名字还不大清楚。

其实此人就是刘逢。沈浪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:

“他妈的,这刘护龙,不知为什么养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,当真要把他的一世英名扔在黄河里了。”

“你妈的,原来你们是一伙的。你是谁?今天让你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。让你尝尝护龙山庄神龟拳的厉害。”

沈浪被他误解了,倒一点也不恼,呵呵一笑说道:

“无耻淫贼,你也配知道大爷的名字,脚下这支香是什么,你干什么用的?

这还用问吗?我现在将这支香带回去,明天在黄桷树旅店里让大家参观参观,参观刘大公子的杰作,看刘护龙老混蛋的脸往哪儿搁。”

沈浪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“你他妈的,活腻了。”

刘源和刘逢知道这件事情一旦败露,这不仅关系到他们两个人,还关系到他们同来的四兄弟。

还会牵连他们的父亲刘护龙和刘地龙,最严重的是这件事会影响护龙山庄的声誉。

想到这里,二人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顿时起了杀人灭口之心。

没想到沈浪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,背靠一根黄桷树,右手随意折下一小截黄桷树枝,拍打住左手掌说道:

“老子还没结婚,怎么就活腻了?要活腻只少要等结婚后,生了儿子,并且要把儿子养你们这样大,才可以称为活腻吧?”

这几句玩笑话,占了刘氏两兄弟的便宜不说,还变着法、拐着弯骂刘氏兄弟的老子,刘氏兄弟又不是傻子,当然一听就明白,这一下是被彻底激怒了。

两人拉开架式,一前一后将沈浪围在中间。

沈浪还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,前边的刘源大吼一声,一招双风贯耳,双拳向沈浪的头部冲来。

沈浪也懒得动手,就在刘源的双拳将要攻到两侧太阳穴之际,右手中小黄桷树枝轻轻一挥,“唰”一声打在了刘源的左脸上。

虽然没有手掌打上去那样响亮,但疼痛不亚于手掌打上脸的带来的疼痛。

刘源的左脸马上出现一片鲜红的树枝印,左脸变胖,并还在持续变胖,这种痛刘源已经很多年没有尝过了。

自从他七八岁过后,都只有别人尝他的手指印,还没有人让他吃过这种味道,这一次手掌印的味道,他可不想尝试,可这一次的确尝试了,并且印象还那样深。

几乎在同时,沈浪身后的刘逢也向他发起了进攻。

刘逢在沈浪身后一脚飞踹,右脚向沈浪的背心踢去,想要一招将沈浪踢翻在地,可是他想错了,沈浪身后就像长了眼睛。

在刘逢右脚刚一飞起时,沈浪一个侧身,将刘逢踢过来的右脚躲开,并顺势右脚一抬一勾。

刘逢收势不住,来了一个大劈叉,双腿前后分开重重坐了下去。

只怪他运气不好,坐下去的地方正好有一个凸起的石头,顶到了他的裆部,他顿时“啊”一声大叫,显然是吃了一个小亏,关键部位说不定受了点小伤。

想收拾人,结果被人收拾,那味道真不好受,面子不好放。

二人都是痛得“哇哇”大叫,两人迅速调整方位,又向沈浪亡命地攻上来。

沈浪不想伤二人性命,只想小小惩戒两个无赖一下。

见二人如此亡命,他故意卖个破绽,当二人同时高高跳起,猛虎下山向他扑来。

他看二人就要攻到身上之际,才一闪让开,刘氏兄弟狠命双拳一击,只听“噗”一声,双方大叫“哎呦”,互相埋怨起来:

“怎么搞的啊,看也不看,打什么打?打到我了。”

“你也是看也不看,还怪我,难道你没打到我?光怪别人,不说自己。”

沈浪在一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:

“你们护龙山庄的神龟拳,我看真该改名字了。以后就叫乌龟拳或者叫自相残杀拳。哈哈哈。”

“这两拳可不是我打的,是你们自己打自己,你们是马上滚,还是我打得你们满地打滚?”

“什么?看看谁让谁滚。往死里打。”

“我不往死里打,打你们弄污了我的双手,不让你们长点记性,怕以后你们记不住。

好吧,你们有什么绝招尽管使出来。三招过后,我让你们滚。”

刘源和刘逢只把仇恨放在了拳头上,因为今天晚上是想出来迷倒田家两个美妞的,怕带刀吓着了两个美女,所以武器都放在了旅店里面。

二人双拳像雨点般砸向沈浪,沈浪左躲右闪,有时如蝴蝶穿花,有时又如闲庭信步,边躲闪边数着对方攻击的招数:

“一招……两招……三招,好,三招已过,现在轮到我让你们滚了。每人脸上两条树枝印送给你们,作为你们今天晚上辛苦的酬劳。”

刘源和刘逢二人更不答话,一味强攻。

沈浪瞅准一个机会,向上一纵,跃起两米多高,二人刚一抬头,沈浪双脚落下来,一只脚踩一个头。

二人还没反应过来,“唰唰唰”三下,给刘源的脸上补了一下,刘逢的脸上得到了两下,这下二人扯平了,再也不会争论,谁得到的树枝多或少了。

二人毫无还手之力,一点脾气也没有,两人对望一眼,刘源狠狠瞪住沈浪,说道:

“好汉丢下你的万儿,日后好算账。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