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林雨潇潇

第四一一章 李二杆子

其实这介老者是他的一个本家,对他从小就很照顾和关心,见他走到如今不要脸的地步,忍无可忍才骂他,而这一次没有召集村里人来收拾他,也是他的这个本家老者一力不赞成,那二位老者才放弃的。

到了这里,他的无理要求得不到满足,等于是给他设了一个障碍,连他的本家都不给他面子,以后,谁还会听他的要求。

所以他不再管是不是本家,也不管这个老者曾对他有过帮助,现在他的眼里只有钱,只有威风,没有亲情,也没有同村之情。

听老者骂他一阵后,他突然变态地歇斯底里地吼道:

“老家伙,你骂够没有?到底生活费给还是不给?不给,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,我将你的屋子踏平,你信不信?”

这老者一听他是如此的无理,顿时怒不可遏,指着二杆子的鼻子斥骂道:

“畜生,你这畜生!竟敢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
没想到这二杆子竟然笑嘻嘻地说道:

“不错,我就是个畜生。不管你如何说,今天的生活费不给,我可给你好看。”

边说,这李二杆子恶狠狠地朝屋外的一棵碗口粗的泡桐树,一脚踢去,将泡桐树齐根踢为两段。

“这小子有点蛮力,可没有技巧。成不了气候。”

这时,在屋外坎下的一个白须飘飘的老者冷笑着说道。

李二杆子回头一看,在屋外坎下站着两个老者。

一个红须红发,一个白须白发。这两个老者不是别人,正是阴虚和阳虚。

他们又为可到了这里呢?这二人在离此处有四十多里的山崖下修炼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们便相约出来,到几个暗道路口,看看有无他人发现二人的踪迹。

虽然这小河村离他们修炼的地方并不是太远,但二人平素和这村里的人并没有多少来往,更不要说打交道了。因此,这里的人绝大多数都不认识二人。双蛇也不屑和这里的人交往。

今天,双蛇又出来查看他们的逃生暗道有无人发现,出来后,见还是像原来那样,没人发现,不过也发现了新的问题,这村里的人有少数在往他们暗道洞口做打柴或打猎等事情,在这洞口就有被人砍过柴的痕迹,洞口之上就有几根杂木被人砍倒,还有人在此地烧了一堆灰,可能是烤火用的。

二人就在考虑一件事,能否在当地找一个人,替他们守护这个逃生的洞口,不让他人靠近,更不准有人发现和破坏。

当然,他们不会告诉这个洞口的准确方位,只让看护之人守护方圆几里的范围,不让他人靠近就行。

没人靠近,就谈不上会有人来搞破坏。二人随意走动走动,看有恰当的人就给他点钱,让他在这范围内看护。二人就来到了这里,没想到正好看到了李二杆子无理暴打他本家老者一幕。

二人见这小子有一股狠劲,还有一身蛮劳力,更符合二人的性格和要求。双蛇二人爱财如命,这小子也是只要钱不要命,不要亲人,不认感情。

如果这小子能够被降服,那让他来守护这个洞口,不让周围的老百姓发现并破坏,是再好不过。

阳虚比较冲动,行事没有阴虚老练,所以此事就由阴虚来操作。他见李二杆子踢了那泡桐树一脚,便有意想刺激一下这个楞头小子,所以说了那句话。没想到这楞头小子还一下就听到了。

当二杆子听到有人说他不过有点蛮力,没有技巧,成不了气候时,他哪里压得下心中的骄傲之火,立马将矛头对准白须老者阴虚,对老者冷笑道:

“老头子,你说我只有蛮力,没有技巧?成不了气候?我看你的二两老骨头,是不想多敲两年了,想早点入土了,要不要试试我这不成气候没有技巧的腿上功夫?”

“小子,你这也叫功夫,是你没出过门吧?这天下之大,你就只有在村里混的水平。”

李二杆子一听说他只有在村里混的水平,拳头握到格格作响,恨不得一拳将老者打趴下。但不认识此人,他心里边拿不准能否吃得下这两个老者,所以才没上前动手。

白须老者见没有激将到二杆子,便说出更为刺耳的话:

“哎,我还以为这小子有点个性,有什么个性,就是一条没出过门的看家狗。趴在我的脚边叫,我也不会理他,将它一脚踢开。”

旁边那红须老者这时也说话了:

“我看也是一条狗,不信,我们上去看看他的表现。”

二位老者边说竟然走了上来,来到房前的院坝里,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说李二杆子是条狗,他再有涵养也控制不住,何况他就从没有过涵养。

二杆子见二人不仅说,还走到了院坝里,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用手指着双蛇二人说道:

“两个老杂毛,敢说我是条狗。你们不想活了?”

“好臭,好臭。这是哪一条狗在放屁。你看看,是不是刚才踢树木耍疯那条狗?”

阳虚边用手在鼻子边连连挥动,边说道。

这下,李二杆子彻底被激怒了,他向阳虚冲上去,抬腿就是一脚,朝阳虚的胸口踢去。旁边的众人全部“哇”一声惊叫,胆小的吓得闭上了眼睛。

“妈呀!”

“扑通。”一声响,等胆小的睁开眼睛,心里又是一惊,这踢人的摔出去一丈多远,胆大的也觉得不可思议,刚才明明明是二杆子在踢人,几乎没看见那红须老者有啥动作,就将二杆子踢飞了一丈多远。

阳虚将二杆子踢飞后,对着二杆子说道:

“如何,小子。现在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了吧。没有见识的家伙,还想在这样小的地方混,真没有见识。老大,我们走。”

阳虚拍拍手,和阴虚一道走出院坝,在经过还摔躺在地上的李二杆子时,还特意曲膝弯腿做了一个踢腿的动作。

这李二杆子开始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自己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,居然被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踢了个狗啃屎,真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

当然两老者并不是要伤害他,只是想收服并利用他,当然也不是双蛇要替那老者出气,教训二杆子,就纯粹是要利用二杆子而已。

如要伤害二杆子,这时,躺在地上的二杆子就不是这样的表情了。伤筋动骨,缺胳膊少腿就算轻的了。

看两位老头似神仙下凡,李二杆子躺在地上眼珠子骨碌碌一转:这不是自己做梦都想要的师傅吗,如能拜在两位大师手下,以后要在社会中立足,还是在江湖中立万,那岂不是轻而易举?

见两位老者一步步走远,他一骨碌爬起来,便朝双蛇追去。其实,也是双蛇想利用他,以后让他替他们看护那个逃生的洞口,才没有施展轻功走人,如果双蛇要少惹麻烦,这二杆子又怎能追上他们呢?

二人假装没有看见二杆子跟了上来,继续朝前走。待走到一个无人的山坡之上,双蛇突然回头,吓得二杆子双腿一软,坐在了地上。阳虚哈哈大笑:

“小子,你跟在我们身后干什么?屁股还想踢一脚啊?”

二杆子知道二位老者是高人,趁机双膝一曲,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,口中“师傅,师傅”叫个不停。双蛇知道二杆子被收服了,心中窃喜。阳虚假装对阴虚说道:

“老大,你看,要不要收这小子为徒?我们可没有这么多时间。”

“请两位师傅一定收下徒儿,让徒儿做牛做马,徒儿不敢说半个不字。”

二杆子想拜二人为师,倒是一片真心。在地上头磕得咚咚响。

双蛇微微一笑,阴虚对地上的二杆子说道:

“小子,你先起来吧。”

二杆子听叫他起来,他听人讲,一般师傅叫起来,就表示不答应。如要叫师傅答应,则可以长跪不起,逼着师傅答应,这也是表达想拜师的诚心。于是他又咚咚咚磕了三下,口中说道:

“师傅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。”

“你不起来,想逼我二人收你为徒?小子,你想多了。”

阳虚边说右手轻轻向上一托,二杆子就感到好像有人在用力向上拉他,牵他起来一样,人就不由自主了起来。这时,他打心眼里更佩服双蛇,更想拜二人为师了。

他横下一条心,再受罪也要拜二人为师,于是他又“咚”一声跪倒在二人脚下。

“年轻人,你先起来,想学点功夫是好事,不过,我看你的资质不够,我们就算答应教你,你也学不到多少。

这样吧,我们答应教你一点基本的打架功夫,让你在这个地方无人敢惹你。不过,我们也有一个条件。得看你能不能答应?”

阴虚对跪在脚下的二杆子说道。

第四五一章故意找茬

跪在地上的二杆子仰起头,急切地问道:

“师傅,什么条件,你说,我都答应。只要你收我为徒。”

“条件也简单,只要你不让这里的人到这一片山林里出入,我们就可以教你几招,让你在这里称王。”

阴虚指着眼前的一大片森林说道。阴虚和阳虚将他带到了离洞口一里多远的地方,他们怕这人不靠谱,暴露了他们的逃生洞口所在。

一旦这个秘密被外人知道,后果不堪设想。在这里,可以看见那个洞口,又远离了那个洞口,所以二人将二杆子带到此地。

“没问题,我答应。师傅,你们答应收我为徒了?”

跪在地上的二杆子有些兴奋。

“真的想学?”

“想学,真的想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