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林雨潇潇

第三十五章 沈浪闹少林

话说沈浪从巨石后出来,拍拍双手,呵呵笑道:

“表演得好,表演得好,起来,上山找他们理论去。”

二人故意拖后半小时的路程,走在少林僧人的后面。

一小时后,距离少林很近了,赵光装作受伤走不动路的样子,由沈浪搀扶着,一瘸一拐一步一**走到少林寺侧门。

这一道双开门,门已关,沈浪将赵光安置在侧门旁的一个石头上,自己走上前,举起右拳,咚咚咚如山响地敲响少林寺侧门,边擂边大声喊叫:

“开门,开门,快开门,不开,我就砸门了。”

不一会儿,一个小沙弥从里头不耐烦咒骂了一句:

“找死啊,来迟了,还那么凶,不要命了,老子看看是谁?”

小沙弥将门一拉,门开了,小沙弥一看不是里面僧人,惊愕在原地,一时不知道怎样开口,半晌,小沙弥才回过神来,问道:

“你是谁?你找谁,你走错门了吧?这里是少林寺。”

他没有看见旁边还有一位陌生人,说罢,双手一位,要将门关上。

“慢着,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事才上你家门,什么叫走错门,没有走错,我们就是来你少林寺,你看看,还有谁。

“你们少林和尚将我兄弟打伤了,以为走了就了事,是吗?有那么容易的事吗?”

沈浪一边指着光头赵光,一边对开门的小沙弥说。小沙弥听了,又将门拉开一个缝,伸出一个圆圆的脑袋,歪个头左右看了看,将身子挤在门缝里,怕沈浪强行进去,然后说:

“这位施主怎么了,是我们少林寺的人打的吗?你凭什么说是我少林寺打的?”

“我和兄弟来游少林,在路上正好碰到你们少林僧人提水上山,我兄弟口渴了,找你们少林僧人讨一点水喝。

“你们不给就算了,要给,却又欺我兄弟是光头,在我兄弟喝水的时候,故意将水桶弄一个洞,让水流出来弄湿我兄弟的光头.

“这还不算,我兄弟当时有点生气,就和你们和尚发生争执,没想到你们寺里的和尚仗着有一身武功。

在小路上将我兄弟打伤,当时我没在,我走在后边,等我过来,你们少林和尚已经将我兄弟打成这样,你们还有何话说?”

沈浪将他看见的情况重复说了一遍,只是没有说赵光的不是,说的都是少林和尚的不对。

“你说是我们少林打的,你说是就是吗?有谁能够作证,你们自己作证不行?”

“我们一游客,还要赖你们不成,哦,对了,你们打人的少林和尚走的时候还报了名号。叫什么?赵光你说一下。”

沈浪故意一只手指着赵光问。

“哎哟,哎呦,好痛,我想起来了,他说他的名字叫静云,还说什么‘有种你上来’。”

赵光坐在石头上假装受伤**两声,算是回复了沈浪。

其实刚才他津津有味看沈浪表演去了,还差一点笑出声来,完全忘记自己是个受伤的“病人”。

不过现在为了装得逼真一点,他就一会儿摸自己的脚,一会儿捶自己的背,偶尔叫唤两声。沈浪顺着赵光的话说道:

“小沙弥,听见了吧,这有假吗?我看你们怎么处理?”小和尚一听见静云两个字,他倒半信半疑了。

因为寺里这个静云确实平时在寺里就调皮,喜欢捉弄人,他就曾吃过静云的亏,这样的事,静云真的做得出来。

想到这里他拿不定注意一时语塞,门外的沈浪和赵光瞪着大眼睛看着他,看他有何话说。小和尚想了想说:

“你这个事具体情况我不知道,你们在外面等着,我去问问,问清楚了再来回复你们。”说着,又要把门关上。

这时沈浪两大步走上去,说道:

“等你慢慢地问,我没有时间,让开,让我亲自去找这个打人的静云。”

说着,左手一分,将小和尚拂一个趔趄,没站稳坐在了地上,右脚抬腿一踢,“哐啷”一声寺庙山门被踢开,他人已经冲了进去。

一进山门,是一个大坝子,他以为会有很多僧人在里头,一进去就会受到阻拦,结果却没有看见一个和尚。

其实这个时候和尚们大部分都去洗漱去了,故这个平时和尚们用来练武的大坝子空无一人。

他抬头一看,这个坝子后面有几步台阶,台阶后是两排长房子,皆是青砖青瓦,两排房子中间有一条大道向后方通去,在后面更远更高的地方还有房子。

估计这些房子是给寺里一般僧人住的,往后走,应该越接近少林的首脑,越能够找到少林的高级人物。

想到这里,他几步跑出大坝子,跨上台阶,这时被推倒的小和尚也站起来了,他眼看沈浪已经要跨上台阶,在后面边追边大声叫道:

“快、快、快,快拦住这个贼人,不要让他上去了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沈浪已冲上了六级台阶,只剩下一道台阶就到了上了上面一个平台,马上冲进两排房子中间的大道。

这时一个手里端盆的和尚正好走出来,听见了小和尚的喊声,沈浪也正好登上最后一级台阶。

端盆的和尚二话没说,抬起右脚一脚向沈浪当胸扫来,沈浪见腿来势迅猛,不宜硬碰,迅速往下一蹲,躲过横扫的飞腿。

待飞腿正从头顶扫过去的一瞬间,右手抓住和尚的脚踝,一拉,和尚不由自主来了一个劈叉,盆子也摔去一丈多远。

沈浪借这一拉之力跃上第七级台阶,向右横跨一大步,欲从和尚右侧冲过去,和尚顺势左脚一扫,沈浪赶紧向上一跳,躲开这一扫。

和尚向后一躺,一个鲤鱼打挺,正好又挡在了沈浪的前面。沈浪欺身直上,左脚一踏进,右拳直击和尚面门,和尚左拳一格,架住沈浪右拳,问道:

“施主是谁?为何闯我少林?”

“我是雪山沈浪,你少林弟子静云打伤我兄弟赵光,我特来少林讨个说法。”

“就算我少林弟子打伤你朋友,你也不能这样无礼闯我少林,是欺我少林无人吗?”

“我管你少林有人无人,今天你们少林必须给我一个说法。”

“你要我们少林给你一个什么样的说法?”

“一要你们少林方丈给我和我的朋友赔礼道歉,二要检查医治好我的朋友。”

“大胆狂徒,岂有此理,就凭你?想让我们少林方丈给你赔礼道歉,你不撒泡尿照照,你什么德性?你有什么资格?你回去哄小孩差不多,趁早滚回去得了。”

“不凭什么,就凭我的拳头,凭我的利剑。让开!再不让开我的拳头可不认人。”

“好吧,让你见识爷爷的拳头,到底是你的硬还是爷爷的拳头硬?”

“费话,看打!”

一语未了,沈浪右拳已收,同时左拳已击向和尚右胸,和尚右拳向右一格,格开沈浪左拳,右脚踏进两尺。

同时右肘曲肘一夹,夹住沈浪左拳,右肩一靠,左手试图去抓沈浪的右腕。

这是一招少林小擒拿手,只要抓住了沈浪的左手腕,就好比抓住了蛇的七寸,你有再大的力量也使不出来,沈浪当然知道这一招的厉害,不能让和尚抓住自己的左腕。

就在和尚去抓他的右腕之际,沈浪来一招反擒拿手,左手变弯曲,也死死夹住了和尚的右手肘。

右脚向前两步,右肘一靠,右肩一顶,来一个四两拨千斤,和尚身体被沈浪运力一摔,从空中画一个圆圈直挺挺飞了出去。

这一下,和尚失去了重心,不得不松手,在空中飞旋的过程中,和尚来一个侧翻,噔噔噔后退了四五步终于稳住了身形。

就在和尚侧翻后退的时候,沈浪已经冲进了两排房子中间的大道。

侧翻后退的和尚爬起来,好像整个人懵了一样,连对手逃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。

他起身东张西望,想问一下身后和尚,这时,他的身后恰恰一个人影也见着。

这个和尚知道如果没有向上报告来人的去向,一会儿后,将会受到少林寺的惩罚。

他正要跑回去找人,这时听到了前面有人的说话声。

再说沈浪摆脱了该和尚,进得里面一看,这是一个不规则的花园,中间是一棵巨大的古柏,高有一百多米。

树冠如一团乌云,将这个不规则的花园全部遮住了,树冠方圆怕有半个足球场的面积,树的直径约三到四米,得有十多个大人牵双手合围才能拥抱。

在三十米左右高的地方有一根枝桠从树干上斜斜伸出,呈虬须状,可惜已经坏死干裂。

树下是各种奇花异草,散发着芬芳,花园后是一个椭圆形小山,山上有个亭子,四角高挑,檐牙高啄,亭子上有一个和尚在练习宝剑,只是沈浪没时间去理会他在做什么。

就在这两排房子的房檐下先前的两条大道合成了一条,路的颜色也从先前的灰白变成了没烧制好的那种瓦红。

从高【】大柏树的左侧绕过,略带弯曲地向左前方沿起伏不大的山势延伸。沈浪无暇仔细观察,径直从瓦红大道向上飞奔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