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林雨潇潇

第二十章 涉险过关

居然有老女人踢踺。

此时,在小房子坝子边,也正好在小路经过的边上,有一位四十左右的女子在踢踺子。

这位女子,将头发盘成一朵乌云,紧紧地收扎在一起,脚下穿一双青色圆口平底布鞋,一身短打灰色衣服,腰间扎了一条红色绸带。虽然见有来人,她却头也没抬,自管自地踢着。

沈浪看她正踢得起劲,也不好意思打扰,只有等她踢结束了,再向她问路。

此时,清初著名词人陈维崧的一首《沁园春》,正是这位女子踢毽子的真实描述:“娇困腾腾,深院清清,百无一为。向花冠尾畔,翦他翠羽;养娘箧底,检出朱提。裹用绡轻,制同转,簸尽墙阴一线儿。

盈盈态,讶妙逾蹴鞠,巧甚弹棋。鞋帮只一些些,况滑腻纤松不自持。为频夸狷捷,立依金井,惯矜波悄,碍怕花枝。忽忆春郊,回头昨日,扶上栏杆剔鬓丝。垂杨外,有儿郎此伎,真惹人思。”

我们好像看到一位清代女郎,在明媚的阳光下,在花的世界里,踢毽子的盈盈姿态。那精心制成的毽子上下翻舞,变化多端,简直比踢球还巧妙,比弹棋更有趣味。

毽子在她脚下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小精灵,像长在了她的身上,随便怎么踢都不会掉到地上。那毽子上下飞旋,就好像一朵纤细的秋菊被撕成朵朵花瓣在空中飞舞,又好像一只长着长尾巴的金色小松鼠在跳跃!

她一会儿用左脚踢,一会儿用右脚踢,一会儿两只脚轮换着踢。毽子忽而高,忽而低,忽而在前,忽而在后。不管毽子落在哪,她都能准确地接住,毽子向右边飞去,眼看就要着地了,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她机灵的身子迅速地一转身,向后一弯腰,一伸腿,再往上一提,毽子就像被磁铁吸住似的,停在了她的脚背上;

有时,毽子被她用脚猛烈一抽,就飞到了十多米的高空,眼看就要掉地上了,她不慌不忙,身子像跳芭蕾,连续转几个圈,才背向毽子,左脚向后一钩,一提,听话的毽子就乖乖停在了她的左脚鞋底。

身子不动,左脚一翻,向右一穿,毽子又向右方飞去,眼看毽子又要掉地上了,这一回,高度不够高,常人是没法救起的,但这难不住这位高手,她将身体平地一跃,双腿一伸,一个大劈叉,此时右脚已然接住了毽子,脚不落地,右脚一弹,毽子又向上飞起。

这一次,毽子在飞起的时候还改变了方向,一下子向后跌落,这位女子身轻如燕,向后先来一个铁板桥,毽子稳稳停在了她的胸口上,再看她整个人,此时因是一张弓,或者就是一座桥。

沈浪以为她会停下来,没想到,这女的,将胸脯一挺,毽子又向上飞去,身子地溜溜一转,毽子就像会走路一样,又变换了方向,跑到了女子的前面。

这时,女子左脚一弹,毽子正好在右脚前方下落,说时迟,那时快,毽子刚好掉落在右脚脚尖,女子用力一抽,这个毽子如离弦之箭,直向房子前方竖立的中柱射去,并紧紧钉在了柱子上。这时沈浪才恍然大悟:柱子的坑坑洼洼原来是人家毽子撞击弄的。

踢毽子的女子终于停下来了。沈浪不禁想起了一首竹枝词:“青泉万迭雉朝飞,闲蹴鸾靴趁短衣。忘却玉弓相笑倦,攒花日夕未曾归。”沈浪向前走了两步,双手抱拳,施礼,问道:

“打扰了,这位前辈,敢问这里是四川唐门吗?我找一下掌门,请问,该如何走?”

这位女子抬起头看了沈浪两眼,说道:

“施主来自哪里?找掌门容易,从这条小路向前走便是,不过要看能不能接得住我的毽子。如能接得住我的毽子,就能够见到掌门了。”

沈浪知道这又是一道难题,但这里的每一道难题都得做,且做对了,才能到下一步,谁叫我欠了贾全的人情呢?

这世上什么账都好还,唯独人情账最难还,俗话说:“愿背万元债,不欠一次情”;反之,受人滴水水恩,必当涌泉相报,既然答应了别人,那不受恩也要竭尽全力完成,才是为人之本份。眼下,别无二法,先挺过去再说吧,于是问道:

“请问前辈,如何接你的毽子?”

“这个简单,我将毽子踢到房子上面的老鹰嘴里,你在五招之内能将它取下来,就算过关,不能取下来,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回去。听见了吗?”

“好,我试试。”沈浪话刚一说完,这位女子已将刚才的毽子拔出,向坝子中间走了几步,随手向上一抛,右脚反向一踢,毽子不偏不倚,正好落在房顶脊上老鹰嘴里。

沈浪一看,房子有三四米高,房檐离房脊也约有三米,人不可能一次就到房脊,必须要先登上房檐,第二次再跃上房脊。

女主人说这个意思,不是让他一个人自由地去取这个毽子,说的是五招之内,显然是要在他登上房顶去取的过程中,会阻挠他。管他怎样,反正有五招,先用最简单的办法看她如何阻挠,再想办法。

想到这儿,他向后退两步,一猫腰来一段助跑,飞身直上房檐,左脚刚一搭上房檐,后脑听到破空之声,知有暗器飞来,他没有作好准备,只得一下又从房顶落下来。这时听到,女子报数:“一招。”

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他知道房檐只有三米多一点,这个高度,在雪山的时候,师傅经常叫他们练习,所以这个高度只要他用上一点轻功,在空中换一口气,纵上去不是问题;

第二次,他吸取第一次的教训,不再背着身子,而是面向女子,向后退两步,突然一纵身,人像一架直升飞机一样,直直地向房檐飞去,也就在沈浪双脚刚一轻踩房檐的时候,这位女子左脚向前一送,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脚上有了一只毽子,这只毽子如一颗炮弹向他的胸膛飞来,沈浪知道不能用胸膛硬接,也不能够用手去接。

刚刚才见识了这位女人的毽子,那可是能够钻进木头的,这毽子的底部一定有锥形或针形铁器,否则不可能深深地扎进木头里的。由于在中途换了一次气,脚下还没站稳,他只得又再次重重地落了下来。

第三次,他想到,就在这位女子前面上去,距离太短,自己没有反应时间,所以两次都落败。

这一次,我不从这里纵上去,我从边上上去,距离远了,我的反应速度跟得上,就有时间应付她的暗器了。于是他微微一笑,向后再退两步,向房子的左边挡墙飞速跑去,先纵上房子挡墙上沿,这一次,确实出乎了这位女子的意料,不过,由于距离变长了。

沈浪有反应时间,女子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,当沈浪的双脚刚一踏上屋瓦,只见女子右手一扬,手中三只毽子如流星赶月般,一前一后向沈浪飞去,一只击他面门,一只击他膝盖,一只击他向老鹰那个方向。

这一次,本来,沈浪是做了准备的,只要毽子只身他的身上招呼,那么他会迅速地向老鹰嘴的方向飞越,让女子的暗器在身后,但没想到,这女子的第三只毽子,却封住了他向老鹰处前行的道路,人又无法在屋瓦上立足,又不能前进,左边是墙外边,也没有立足之处,这一次他只能将身体一收,落在了挡墙外。前三次就这样失败了。他也用了三招了。

接下来该怎样办呢,这该死的毽子,看来还得用到自己的宝剑,不用武器,是没法取下这个高高在上的毽子了。

第四招,沈浪是志在必得,这一次,前后左右都要防备,让这位女子的毽子不能近身,最好用燕青十八浪中的第七招“高祖挥刀白蛇斩”,这一招要诀是一个“斩”字,高祖在用此招之时,一个斩字,一招将横在面前的白蛇斩成了三段,而这一招经过沈浪的临摹和发展,可以在一招之内挥剑十次,连续快速斩十次。

他怀着必胜的信心,呛啷一声拔出宝剑,这一次,他选择了从右边房檐上去。手中有了利器,他胆子大多了,这一次,来一个助跑,脚尖在离檐水沟三尺之处,一点地面,人已高高飞起,双脚点上了瓦面。

这一次,女子可能也料到了沈浪会有更高深的招数,也做了更加细致和准备,只见沈浪的双脚刚一踏上瓦面,三只毽子分成两组射向沈浪,第一只射向他的面门,后两只是同时射去,一只取沈浪的左胸,另一只分取他的右腿,这一招直是厉害,将沈浪的上中下三路都照顾到了。

沈浪一听破空之声,知道有一只毽子已近后脑,一低头,躲过了第一只毽子,后两只毽子是同时飞来,速度又快,人又在高处,无法躲避,沈浪用宝剑在背后一挥,将两只毽子几乎在同是时间磕飞到了三米之外;

就在这时,一团灰影向他扑来,这是女子在将毽子暗器发出的时候,将随身带的有线毽子取出,施展轻功,三只毽子一到,她的人也到了,在到的同时,就向沈浪攻出了一招“夜叉探海”,毽子笔直向沈浪的背心飞来,这时,沈浪也转过身来,和女子面对面了。

他没有做任何躲避,将利剑挽成一朵剑花,护住自己的上三路,有利剑保护,一般的武器他是不用多担心的,这一只毽子被宝剑一搅,就紧紧缠绕在了宝剑上面,女子人也刚好到空中,也使不上劲,毽子又被缠绕了,只好下落,不过在下落的时候,用力一扯,希望将沈浪扯下来,这样她作了五招,沈浪没有取下毽子也是输了。

好个沈浪,此时,宝剑也不要了,右手一松,作宝剑随女子下去,人却继续向上蹿,只一眨眼功夫,他已将毽子从老鹰嘴里取下来了,怕受暗算,他没有从前方跳下,而是选择从后方纵下。

他回到房子正面,将毽子恭恭敬敬递给女子,说道:

“前辈,不好意思,得罪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该女子也还一礼,说道:

“少侠好功夫,就在前面,去吧。”同时将沈浪的宝剑也掷还给了沈浪。

欲知沈浪能否见到唐门掌门,且看下回分解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