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林雨潇潇

第九章 下天山

解忧给徒弟们讲要下山。

解忧一要带徒弟们出来历练,二是要将记名弟子沈飞扬送回雪山派掌门燕未然手中。农历五月初一日早上七点,解忧将四名弟子一起叫到双华宫内的典礼堂。

解忧在前方坐定,四名弟子在解忧对面站成一排。解忧说道:

“经过这么些年大家的不断训练,武艺有了很大的进步,其它方面也有了成长,今天我将和你们下山到天池购买一部分生活必须品【】,顺便看看那里的风光,同时对大家也是一种历练,一路去来,不能惹是生非,不能随意说出我们的来历,我们在天山的练功服不要穿出去;

“另外,受雪山派掌门燕未然的和已故好友沈浪委托,沈飞扬到我处已经一十三载,他已年满十八周岁,我天山派也让他打好了部分武术基本功,今天他就要回去了,回去后,要和雪山派的所有同派同宗人士团结一致,自己要身正,对雪山派要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分内事物。

“当然,以后,有什么为难之处,你们几师兄师姐也要帮助才是,大家谨记。”

对于自己的身世,沈飞扬已经了解了大概,现在要离开师傅了,想到自己的悲惨身世和师傅、师兄弟、师姐们朝夕相处的日子,他忍不住落泪,立即噗通一声跪在师傅在面前,哽咽说道:

“师傅,弟子记住了!感谢师傅这么多年的教诲。”

说得师傅解忧也泪潸潸了。解忧将头别到一边,强忍泪水,挥了挥手道:“出发吧。”一行六人带着简便的行礼,从天都峰东北方向,顺山脊,沿一条他们天山派内部才知道的山道,急驰而下。

三天后,在天都镇通往天池的官道上,六匹骏马四蹄飞扬,飞奔而去,一路尘土飞扬,旁人睁不开眼。

马上六位骑士,背上都斜背着一个长长的布囊。

第一匹是白马,上面是一条三十岁左右的青年汉子,打扮和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,只是两道剑眉看一去显得特别有精神,这是天山派此次下山的大弟子海中生;

第二匹马是枣红色,上面的骑手是一位二十来岁的粉衣姑娘,瓜子脸,只是脸绷得有点紧;

第三第四匹马都是浑身黑色,身上没有一根杂毛,前面一匹上面是一个十仈Jiǔ岁的后生,中等个子,穿一套蓝色衣服,最打眼的是高耸的鼻梁,嘴角始终带着自信的笑容,这是天山派此次下山的解忧的三弟子沈飞扬;

紧跟在他后面的这匹黑马上是一位十五六岁的英俊后生,虽然一脸稚嫩,个子却不矮,看起来应该会超过一米八的身高,全身都是黑色的服装,那张本来就白的脸显得更加白嫩了,只是略显忧郁,这是解忧大师的最小弟子董七郎;

第五匹马体型略小,是一匹五花马,在这个骑行队伍中,最不守规矩,一会儿冲到前面去,和最前面的骑手说上两句,一会儿又慢下来,和最后面的骑手开上两句玩笑;

在这个队伍最后面的是一位五十开外的男子,国字脸,不胖不瘦的身材,最扎眼的是半尺长的黑色胡须,座下是一匹高大的酱色骏马,他随时在观察队伍的情况,慢了就吆喝一下,前面的快了,他就抽上一鞭,酱色骏马四蹄一翻,又追上去了。

这支骑行队伍在前进过程中,引来了不少路人的侧目相望。不几日,要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乌鲁木齐市了,六人找一个地方住了下来,问清了前往天池的道路和要乘坐的交通工具,将自己的六匹马寄存好,预付了房费和寄存马匹的费用,第二天出发到乌鲁木齐市。

第二天当天,一行六人就到了天山天池,先找一个住宿地,师徒六人逛了一会儿,找到一家挺清静舒适卫生的客栈——清风客栈住了下来。

天山天池,古称“瑶池”,在乌鲁木齐东北一百公里,博格达峰北坡山腰。湖面海拔一千玖百一十米,天池湖面呈半月形,面积中点玫平方公里,南北长三点五公里,东西宽0点八到一公里,最深处一百0三米。

湖水清澈,晶莹如玉。湖滨云杉环绕,雪峰辉映,四周群山环抱,绿草如茵,野花似锦,有"天山明珠"盛誉。天山天池风景区以高山湖泊为中心,雪峰倒映,云杉环拥,碧水似镜,风光如画。挺拔、苍翠的云杉、塔松,漫山遍岭,遮天蔽日。

天池东南面就是雄伟的博格达主峰,蒙古语“博格达”,意为灵山、圣山,海拔达五千四百五十米。主峰左右又有两峰相连。抬头远眺,三峰并起,突兀插云,状如笔架。在两峰之下,有一条因冰川融化而慢慢形成的水流,水旋路转,崖耸谷深,声震幽谷,河水湍急,浪花飞溅。

在天池大海子西北,有一圆形湖泊,名曰“西小天池”,海拔一千六百米,古称玉女潭,湖水由天池大坝西南渗漏,以瀑布形式注入潭中,并泻入三工河。池周围有云杉环绕,瀑布如练,水面呈蓝绿色,环境清幽。传说是“王母娘娘的淋浴水”,“洗澡水”从天上流下来就成了“西小天池”。“西小天池瀑布”正对面,建有六角、尖顶的“观瀑亭”;

西小天池瀑布的源头为“醴泉洞”,此处,似洞非洞,隐蔽难寻,又称"隐乳洞"。泉乳从地下涌出,清净甘甜似醴,传说是“王母娘娘的醴泉”。

定海神针,为一株生长在天池大海子北岸的古榆树。郁郁葱葱,枝叶繁茂,相传为王母娘娘的金簪在制服恶龙时插在此处化成的,无论天池水位怎样上涨,始终淹不到树的根部。此树具有很高的生态价值,是环池核心景区方圆几公里内中唯一的榆树,也是海拔最高的榆树,宛如“定海神针”使天池大坝免遭崩溃。

在天池四周有世界上最著名的高山花卉集中区,这里有枣雪莲,西王母花、俯垂龙胆、箭头唐松草、青兰、大花青兰、火绒草、威灵仙、阿尔泰金莲花、梅花草、亚麻、一枝黄花、野罂栗、线叶红景天、火绒草、高山风毛菊和细叶风毛菊等。

在位于天池大海子东北出口处,又有一圆形的湖泊,名曰“东小天池”,又名黑龙潭。东小天池的来源是天池大坝东端有一人工泻水闸,池水经此闸跌宕而下汇成了这一美丽的湖泊。此池面积约一万平方米,海拔一千八百六十米。

北有一泻水口,池水经此下跌二百米,形成滚动的瀑布流经三工河峡谷。东小天池入口和出口都有瀑布,瀑潭相连,空间深幽,景色静美。

东小天池北岸断崖峭壁,高近百米,故称“百米崖”。每逢春末夏初,冰雪消融,池水上涨并由北岸泻漏下跌,形成近百米高的瀑布,流银泻玉,飞溅直下,水声如雷;若逢阳光折射,则彩练当空,气象万千,更是另一副惊艳的奇观。

好一派天山天池风光,有晚唐李义山《瑶池》一诗为证:“瑶池阿母倚窗开,黄竹歌声动地哀.八骏日行三万里,穆王何事不再来”

游不尽天池碧水,看不够天山蓝天。白天一行六人将天池最具代表性的风景点都看了一遍。

傍晚,大家吃过了晚餐,各自回到住处休息,各人在自己的房间打坐运气,练习内功。过了一个时辰,沈飞扬觉得白天还没有游尽兴,又想约个伴出去玩。他怕惊动了师傅和大师兄,蹑手蹑脚地来到董七郎的房门外。

董七郎正躺在床上出神,想着白天发生的一些事情,特别是他和四师姐云真真一起看金鱼的一幕还不停的在眼前晃动,到现在想起都还面红耳赤:

“五师弟,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?快点吧,你看他们都走远了”

董七郎他本来内向,话不是很多,这时,他正在看水边的花楸树上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在嬉戏,两只的羽毛都非常漂亮,红嘴巴,头顶是白色,像戴了一顶白帽子,颈部一圈绿荫荫的羽毛,像戴了一只绿宝石项圈,身体是黑白相间的羽毛。

一只在树梢上啾啾叫两声,另一只在树下扬起头啾啾回应两句,上面那只唰一声飞下来,用翅膀扑棱一下下面一只的翅膀,下面一只跟着嗖一声飞上去,然后两只邀约着围绕那根四五米高的花楸树边喳喳的鸣叫,边飞几圈。他不由得看呆了。听到师姐的叫声,他随口答道:

“快看,四师姐,这两只鸟儿好漂亮好快活!”

“人家可不像你一个,孤单单的,你看,人家双宿双飞。”说到这里,四师姐的脸上不觉一红,马上跑开了。

“快来,快来,五师弟,你看这里的金鱼!”

董七郎跑下去,四师姐云真真正伏在石栏杆上看金鱼。他和她并排伏在栏杆上,正好一群金鱼和一条鲤鱼在追逐戏水游过来了。

七郎顺着云真真的手指看过去,一条稍大的金鱼游在前头,好像是那群鱼的领导,看着都要游过去了,鲤鱼尾巴一甩,一调头,刚好和紧跟着游在她身后的那只金鱼嘴对嘴撞了一下,鲤鱼好像很不好意思的,嘴巴向着那条金鱼吐出来两个泡泡,摇了摇头,摆了两下尾,然后像一条被绳子固定住的小船,一动不动停在水面上。

此时,五月暖暖的阳光照在二人身上,师姐美丽的倩影倒映在水中,优美的曲线煞是好看,特别是圆圆的脸庞,白里透红,恰似一朵盛开的雪莲花,紫色的裙摆已经被调皮的微风吹来飘忽不定,有一角直接紧紧贴在了他的裤子上。

由于靠得很近,师姐的呼吸清晰可闻,完全能够感到师姐的脸庞在散发一股热气,热气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,让他心驰神荡,他感到脸在发烧发烫。他窘态尽显,一点也不敢动。这时,二人发现师傅和其它三人已经走了好一段了,赶紧折身跑了上去……

“五师弟。”

门外的声音一下打断了他的思绪。沈飞扬用食指轻轻敲了两下,他也马上下床,开了门,让三师兄进来。

“嘘!小点声。”“要不要出去?”

“师傅知道咋办?”

“你笨哪,要让师傅知道?”

“就我们两个?”

“大师兄,二师姐肯定不会同意,我们也不去约他们,去问一下小师妹,他不去就我们两人,敢不敢?”

“去就去,有什么不敢!”(未完待续)